寫作道路上的“苦樂年華”

單位:煤化運營作者:馬國升發布時間:2019-05-13 點擊數:2242

叉車司機時接受采訪快樂的我

靜下心來,回憶我新聞寫作的道路,感觸太多太多,真的不知道從何說起,但提起筆來,腦子裏出現了一個詞,那就是“苦樂交加”,因爲寫作的日子有多麽“苦”,就有多麽“樂”。盡管我想把我的寫作道路描述的快樂一點,輕松一點,但是在這條道路上確實得先吃“苦”,只有“苦盡”了,才能“甘來”。

也許每個人走上寫作這條路的機會都不一樣,但是我走上這條路純屬偶然,我是被煤化運營公司各級領導接力賽般一步一步的“拉巴”、連帶“忽悠”走到了今天,當然,我也沒取得什麽成績,很是愧對他們的。走上這條路我才知道有多難,直到今天我還在“苦”的道路上掙紮。先說說我的“苦”吧,還記得當初開叉車的時候,班長和我說讓我寫稿子,說什麽“希望全寄托給你了,別丟人啊”,一時的逞能,我就拍著胸脯答應了“那是個啥事兒”,豪氣恨不得沖破雲天。可當初的我壓根不知道啥是稿子,可我敢寫,敢寫是敢寫,坐到那兒鋪好稿紙,憋了幾個小時,稿紙上依然空無一字,痛苦啊!由于底子薄,不知道啥是通訊?啥是消息?啥是三要素?我敢問啊!于是我抱著“不恥下問”的態度厚著臉皮問最好的兄弟,“你知道啥是三要素”?可我那好兄弟他和我一樣都是大老粗,一臉兒的迷茫,“你說啥?”真是瞎問呀,我的好兄弟壓根兒就聽不懂,“來吧,喝酒吧,哥哥”,得,“一醉解千愁”!醒了,還是個繼續愁!咋辦?問高手啊,只要能和會“寫稿子”的搭上話,我就問,再加上看,看礦工報,(當時只知道礦工報,網站、微信是啥不知道)照葫蘆畫瓢,參加公司的會議,人家宣傳幹事扛著照相機、攝像機在那規規矩矩的拍,我拿著一個小手機也在那兒拍,甚至擋的人家都拍不成,經過“敢寫、敢問”好不容易“畫”了個自認爲還可以的“瓢”,一筆一劃的認真抄到稿紙上,交上去,沒消息,繼續“畫”,沒消息,還“畫”,還沒消息,好在我這人脾氣比較犟,認死理,後來發展到放假了一天到晚啥也不幹就在那兒寫稿子,寫完對比礦工報上的同類稿子,一個字一個字對,經常寫到淩晨2、3點。說真的,我累,實在堅持不住的時候,我躺倒床上詛咒發誓不想寫了,可我卻不能接受這種深深的挫敗感,“不獲全勝決不收兵”,堅持,再堅持,直到寫出自己滿意的稿子。所以說“要想人前顯貴,必須背後受罪”“沒有人會隨隨便便成功”,古人誠不欺我。

再說說樂,還記得,那一天無意中看微信,“恭賀馬國升新作發表”,公司宣傳幹事在朋友圈裏發送的一個消息,立刻吸引了我的眼球,“是我嗎?搞錯了吧?絕對不可能!”在寫了無數篇稿子,都石沉大海後,突然的一個消息,讓我措手不及,內心忐忑,不敢相信是自己又希望是自己,拿著手機的手不爭氣的一個勁兒顫抖,不知道咋弄得手機還關機了,好不容易再次開機,進入朋友圈打開,果然是我的稿子,樂啊!感覺到生活如此美好,我的稿子變成了鉛字,讓大家都能看到了,自豪啊!大文豪啦!轉發、分享,各種嘚瑟。至此一發不可收拾,信心大增,我創作熱情高漲,加上領導的鼓勵和幫助,我寫作本領逐漸提高,隨著一篇又一篇的稿件在各類媒體的刊登,在提高了大家對我認可的同時,更帶給了我和家人不可替代的快樂。

成長的道路是漫長而艱辛的。眼前的小小成就,讓我覺得自己能夠承擔更高要求。2018年我如願以償的成爲了煤礦運營公司的宣傳幹事,當躊躇滿至的我,拿起相機竟不知道快門在哪裏?郵箱怎麽用?軟件該咋下載後,我再一次手足無措,照片用不成,視頻不會發,一切從頭再來,學習學習再學習,苦和樂又再一次的圍繞在我身邊,即讓我每天都有新進步,更讓我感覺到自己在一點點的提高。衣帶漸寬終不悔,爲伊消得人憔悴,新聞寫作的道路注定是崎岖的,可是我堅信只要努力,只要堅持,肯定會越走越遠,越飛越高,並且越來越快樂!